到了晚上越来越冷,硬邦邦的毯子显然无法保障舒适的睡眠。“睡个觉咋一会儿天上,一会儿地下。”母亲唐家翠竟吐槽起来,“批评”此处的简陋条件。在路上久了,李亚西倒是早已习惯简陋,却忘了普及母亲的认识。

按照计划,离这一晚的目的地还有大约80公里,“在当地,5点左右就天黑了,如果只有我一个人,肯定会继续前行,但带着老妈不会冒险摸黑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