从行业层面看,第一,住宅全面短缺时代结束,政策层面继续坚持“房住不炒”的基调。今天,中国人平均住房面积超过40平米,套户比率1.13,经过行业过去20年高速发展,住房全面短缺的问题已经基本解决。另外过去房子有财富效应,买了房子可以涨价,但今天这个局面也发生了改变,因为“房住不炒”, 房子是用来住的,不是用来炒的。住房的金融投资属性会被长期抑制住,这对我们有重大影响。

如今在价格洼地相对填平、棚改货币化安置逐步退出、各地2019年棚改目标“腰斩”的背景下(山西从12.52万套下调至3.26万套,河南从50万套下调至15万套,四川从25.5万套下调至15万套),三四线城市房价涨速或将回落,而此预期将导致投资资金从三四线离场,进一步让三四线城市陷入萎靡。